• 常州圣汇液压设备有限公司
  • 常州圣汇液压设备有限公司
  • 常州圣汇液压设备有限公司
您现在的位置:圣汇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行业新闻

LNG气化器的国产化

作 者:zpq2 发布于:2015-08-07 15:20:02 点击量:

 IFV”,英文Intermediate Fluid Vaporizer的缩写,翻译成中文叫做“中间介质气化器”,是装配于液化天然气(LNG)接收站的核心部位。如果将繁琐的英文翻译成百姓语言,那就是“把液态天然气转换成气态天然气”,之后通过管道输往各地,为人所用——背景介绍到此为止。

  长期以来,国内的转换设备一直依赖于进口,“实现LNG气化器的国产化”便成为了我国能源发展道路上的一个重要关卡。一向善于攻坚克难的航天人责无旁贷,IFV就是254厂在能源战略这局比赛中亮出的底牌。

  从技术人员提供给我的一份时间表可以看出,254厂负责这项工作的一支“东北军”沿着“黑龙江哈尔滨——江苏南京——福建莆田”的线路不停地往返,从办公室里的设计论证到试验现场的性能测试,天然气成功从液态变为气态的同时,负责该项目的团队也变得越加成熟。3月22日,从遥远的福建莆田传来好消息:IFV动态低温性能试验在-160℃的条件下运行顺利——试验取得了圆满成功!目睹了这一场景的254厂技术人员,不知不觉就回想起了这些年的甘与苦……

  劳累并幸福着

  有一项运动风靡了254厂技术中心的设计室——抻懒腰。通过透明的玻璃墙,经常能看见一双双或攥紧拳头、或伸开五指的手伸出隔断办公桌,没错,伏案良久的设计员正在进行“运动”。一个名叫“密闭空间内沸腾-凝结共同换热”的设计程序着实促进了这项伸懒腰运动的推广。对于中间介质气化器来说,这个程序就是核心技术。在程序调试过程中,254厂的设计人员几易其稿,针对一个小部件的修改,大家就会从午饭后讨论到晚饭前——没有中场休息。经过十几个这样“饭饭之交”的下午,繁琐的程序终于被大家彻底拿下了。有一点遗憾的是,并不是每一个设计人员都能亲自到试验现场见识一下程序的实际运用,因此,那些从外面传回来的消息就成了大家最关注的内容。是的,一些无形的东西承载着人们的希望,从冰天雪地的哈尔滨到了海风拂面的南中国,“未得亲眼所见,却能感知幸福”,这是许多默默无闻的工作人员在得知试验成功后的真实心态。“努力没有白费,汗水没有白流”,这些“追着幸福跑”的人们,就是如此定义“幸福”。

  力与美的结合

  “复合管板和换热管拉拖力试验”,为了中间介质气化器的研制工作差不多常年驻外的254厂技术人员韩芳明给我讲了一个有趣的试验。这个试验需要将一根直径20mm的钛管插入钢制的复合管板中,用胀管器将钛管充分胀开,最终与复合管板紧密结合,并对连接处进行焊接。“然后用机器将钛管拉出,瞬间就会发出‘嘭’的一声巨响”,小韩随手拿起一张光盘和一支笔,形象地向我介绍起了试验过程。按照相关技术指标的要求,这个拉力至少要超过30-40兆帕才能够保障LNG中间介质气化器在使用过程中的万无一失。“拉出钛管后,厚厚的复合管板内壁会出现一个美丽的截面,很美”,小韩面露微笑,此时的技术人员俨然成了一个长于吟诵的诗人。很多时候,我们都将“严谨”、“刻板”一类的标签送给了航天战线上的技术人员,殊不知,就像这厚实的复合管板一样,在他们“冰凉帮硬”的外表下,内心其实也是“很美,很美”的。“力与美的结合”不仅仅是设备上的关重部件,它们的创造者,又何尝不是呢?

  和时间比耐力

  气化器设备顺利运抵福建莆田的试验场,经过一系列准备工作后,真正的“考试”开始了。这次“考试”的时长要几十天,254厂的研发团队也跟着设备紧张了几十天,观察数据、统计结果、分析图表,最要命的就要算是整套设备的冷却过程了。“差不多三、四分钟降一度,从常温降到-160°C,我们差不多熬到凌晨两点多”,一直跟随设备进行试验的254厂技术人员兰凤江通过电话将这一细节告诉给了我,从他的声音中我能听出些许的疲惫。为防止设备外壁因温度骤降而导致的脆裂,在试验阶段,气态天然气的冷却过程进行得十分缓慢,但为了试验能够顺利进行,工作人员只能和时间进行一场耐力的比拼。加班加点对于这些试验人员来说早已是家常便饭,但大家心里都明白——这是在考试,必须对每一个细微的变化做出及时反应,因此,这段时间的苦熬反倒让大家显得格外兴奋。在带着咸味的海风中吹了几十天,功夫终于没有辜负有心人!直到此刻,现场的工作人员才真正松了口气——和高考时走出考场是一样的心态。

  据了解,试验成功的LNG中间介质气化器即将开始批量生产。在中国18000公里的海岸线上,也将会出现许多个“航天品牌”。